Not Found

The requested URL /lifestyle/wen/2012/120817231.shtml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


Apache/2.2.15 (CentOS) Server at www.sdchild.com Port 80
无止境的杀人-轻奢网

轻奢网 > 家居 > 文化居家 > 正文

无止境的杀人

2012-12-08   douban.com   何思犁

《宫部美雪:无止境的杀人》内容简介:接连发生了四起命案,死者彼此毫无瓜葛,唯一共同点是每人身上各少了一样东西。这些东西(婚戒、领带夹、大衣钮扣、一撮头发)没有任何关联,却隐藏着一连串杀人线索……

      《宫部美雪:无止境的杀人》内容简介:接连发生了四起命案,死者彼此毫无瓜葛,唯一共同点是每人身上各少了一样东西。这些东西(婚戒、领带夹、大衣钮扣、一撮头发)没有任何关联,却隐藏着一连串杀人线索……

 

 

 

    我們知道,通常意義的社會寫實推理小説,是在一起或多宗的殺人事件偵破中,揭露出社會或者人性的問題所在。 

  所謂的社會派推理從松本清張、森誠成一以降從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後期,新本格出現之前,儘管隨著時代變遷,反映的社會與人性關注漸漸不同,但其書寫的格式總體而言是近似的,相去不遠的。 

  比較正統的是以警察偵訊,或者是事件當事人以及相關者充當查詢的主角,又或者是以犯罪者為主角的社會派性質的犯罪小説。而事件的破解過程也基本已推翻不在場證明為多。 

   

  而自九十年代以來,日本的社會寫實推理小説越來越幛顯出不同以往的面貌來,有側重於探究犯罪動機的、有深刻描摹角色内心世界的、有反映異常狀況下不同人群的不同應對的。 

  我們看到,從九十年代以來,社會派的推理小説所關注的從八十年代以前集中在個人在金錢權利感情三者面前膨脹的野心、企業為求高速發展與政府勾結的黑幕等問題中逐漸抽離出來,越來越轉向當今最複雜最疑難的人性問題。 

   

  這與日本社會的經濟與產業已經發達到相對穩定的階段,物質身活的需求已經是退為其次,而精神領域的不充足或者說心理狀態的不穩定是導致新型犯罪的根源是必然相關的。 

   

  島田莊司在《黑暗坡的食人樹》中有寫到,國家社會越是發達,隱藏在犯罪背後的成因就越是複雜,兇殘的殺人案也就越多的出現。 

  當整個社會普遍豐足之後,個人價值的體現反而更難界定,人失去了奮鬥的目標,空虛與迷茫成雙來臨,無動機殺人、快樂殺人、以殺人為成就感的犯罪者,為求成爲矚目焦點將明明不是自己所為的殺人事件攬到身上的好事者。 

   

  任何小説形體,脫離了時代的背景便不具有生命力,我們看到,犯罪動機的複雜化或者換言之無規律可尋,美國比日本早二三十年,因此,美國的懸疑驚悚小説在八十年代就出現了《沉默的羔羊》那樣的作品,而日本要到九十年代之後才漸漸向這個方面發展起來,作爲通俗文學,日本的推理小説要比美國保守許多,底綫也更難以輕易越過。 

   

  那麽,我們來看看如果《無止境的殺人》這樣的作品,不是由宮部美幸來寫,而是換成桐野夏生的話,會怎麽樣呢?也許是又一部《OUT 主婦殺人事件》的冷冰冰黑暗面貌吧。 

   

  不過,幸好是宮部美幸,我們不用擔心看到淒淒慘慘的場面,不會看到分屍與大篇幅的血腥場面,她的作品永遠有辦法讓你覺得很愜意——有一點陽光,但不會像伊坂幸太郎那樣讓你熱血沸騰,難以自抑;有出乎意料的轉折,但不會像東野圭吾一樣把你之前的感覺完全顛覆,或者給你一個全然沒有想到過的新角度思考問題;雖然這三者是我當下最佩服最喜愛的作者了,但他們長得完全不像,也幸好完全不像。 

本文标签: 无止境的杀人